其實我認為當事人如果要上訴的話,他其實只不過是想翻案,把以前的案子翻掉,要否決以前刑事的既判力,他當然希望拿到一個無罪的罪名。但是在我來看,這個問題也仍然只解決了轉型正義的一半,也就是名譽恢復了,但其實賠償並沒有取得,如果今天要尋求賠償,也是要到國家賠償去請求,如果恢復名譽,那麼恢復名譽跟賠償是一次取得,因為國家法院說:「前面是違憲的,因此你可以獲得賠償。」所以兩件事都得到了。因此我認為要不要翻案的這一件事不如在國家賠償翻案就好了,不然普通法院又要拆兩個案子,在我來看,案子很多的話—當然這一個時間過這麼久,可能案子不會那麼多—但是一次就可以在國家賠償幫他解決的話,何必引導他做非常上訴?普通上訴?用第436號解釋去找普通法院說戒嚴法、國安法那一些條文都有問題?我不反對,我只是說走我剛剛走的這一條路是最簡單、最容易,而且可以提供最完整轉型正義的方法,而且讓他一次解決問題,我覺得這應該是比較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