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審判長報告一件事,如果今天提這一件事的話,今天是言詞辯論,對於機關方面,我們陳述意見,我們的權益受損很大,所以縱使剛剛聲請人是拒絕的,但是我們主張認為這樣的問題不應該在今天提出詢問聲請人是否要變更聲明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