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教授,看了您的鑑定意見,因為很多都留白,而且沒有針對我們的爭點說明,因此我很好奇你的思路是什麼。如果你沒有理解錯誤的話,你應該針對私法自治,針對個案、針對爭議處理就好了,不用談那麼多既深又廣的原則。

剛剛有幾位都提到了,聲請方去聲請是變更第272號解釋的上訴權,聽你剛剛的意思好像是透過賠償那邊就可以翻案,現在問題是有一些人已經拿到補償了,在你的主張裡面還可以請求所謂的國賠嗎?

當時的立法設計是國安法禁止他們可以提起上訴的權利,因此就用兩個法律,一個是剛剛所講的補償條例,一個是受損權利恢復條例這兩個來去填補。因為聲請方有聲請,釋字第272號解釋我們要變更,你認為那兩個補償條例的存在正當性是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