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沒有讀錯的話,如果我讀錯可以告訴我。第272號解釋似乎是黃國昌委員聲請的部分,那部分我個人認為立法委員對於立法院可以立法裁量給予立法解決的問題,又在沒有兩造爭議的情況下,用疑義解釋釋憲的政策上是儘量避免做的,這是為什麼我的意見書對於這部分著墨很少的原因,我其實有講到這一點,我的觀念裡面認為這其實不是司法者釋憲該做的事情,因此第272號解釋,我已經講了,在我來看要怎麼變更,那是黃國昌立委的聲請。杜先生的聲請主要是第477號解釋,因此這是為什麼我沒有寫第272號解釋的原因。

我要說的是,我認為好的解決辦法,第272號那一個解釋的問題,也可以在很大的範圍內得到解決,至於第272號解釋應該如何做更恰當或者把法律修掉,立法院就可以修,而且立法院現在大可修,當然這是純政治的判斷,立法院現在定轉型正義的立法應該是符合多數民意,不會有障礙,實在不需要用疑義解釋的方法,請大法官作抽象解釋,然後去劃範圍、去取代立法裁量,這個是我個人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