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是實務工作者,如果請求國家賠償,我的當事人給我的指令是名譽翻案,不但要講軍事審判是違憲的,而且要講那個判決實質是有問題的,在國家賠償裡面是可以主張的,而且國家賠償的法院判決也可以說法院判決違憲不只是第436號解釋的問題,也是因為當時證據不足、因為判斷有問題的,所以恢復名譽沒有不可以,國家賠償還可以請求任何恢復名譽的救濟,是可以的,國家賠償的效果並不是說跟那個翻案一翻兩瞪眼,普通法院只會說原告無罪,國家賠償也可以寫一個判決說他認為原告是無罪的,而且還可以命機關道歉、命機關如何,都是國家賠償法院可以做的範圍,所以好像不會有江國慶跟杜先生不同的性質,因為不同的案件,法院就會給不同的判決。

反而我會覺得鈞院如果今天給的這一個解釋很清楚指出來,這個轉型正義是針對戒嚴而來的,而這一個轉型正義會開啟國家賠償另外一個新的原定或者新的請求空間,自然那個意義就會在那裡,人們就會根據這一號解釋去聲請國家賠償,自然就會得到杜先生得到的東西,因此我不認為我們要做這樣子兩者衝突的理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