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杜先生就坐。

我想杜先生的發言很重要,我想憲法法庭不只是要考慮過去,其實考慮過去當然也是為了未來不論憲法或法治,皆是我們很需要考慮的方向。現在進入下一個詢問鑑定人的時間,接下來請蔡志偉鑑定人發表其鑑定意見,因此請蔡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