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謝謝蔡教授為我們提供這麼精闢的鑑定意見。

在這邊冒昧跟審判長提出一個請求,今天很難得能夠邀請到杜先生到我們現場來,剛剛杜先生在陳述意見的時候,機關方看到陪伴他一起來到現場的女士在旁邊流淚啜泣,機關方感到非常沉痛,不曉得有沒有辦法讓我們特別珍惜杜先生來到現場的機會,而且現場有這麼多的機關方代表,請杜先生告訴我們,機關能夠為杜先生具體做一些什麼,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