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審判長。

聲請人有一個簡單的問題想要詢問鑑定人:依您剛剛所述,主權國家對於原住民族就歷史正義的重要性,如果鈞庭做出補償條例違憲判決的話,是不是不排除杜先生依照補償條例去申請補償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