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剛舉到很多英美法系的例子,雖然很多不是直接的轉型正義,因為走轉型正義通常限制比較多,比如lost generation那一種而已。你可以假設說在國家宣稱原住民還是他的國民,而對他施予比如加拿大的刑法,現在這一個國民後來變成這一個族群被承認是第一民族,而且是很高度自治的時候,他們自己內部要如何界定那些過去被加拿大的刑法所罰,甚至殺掉人,你要如何翻案?目前有沒有這一種case?或都是依賴加拿大的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