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蔡教授,假設本庭可以做一個切割,比如剛剛李教授所講的用第463號,以軍事審判對一般人民的程序正義角度來看,假設可以切割,我想請問蔡教授,回到本案真正的標的來講,內亂、外患在中華民國刑法第100條或者是原先的懲治叛亂條例,內亂、外患就以您是原住民的角度來看,如何處理這樣罪名?

接下來的問題會合乎到我們的標的,因為戒嚴時期不當審判的補償條例裡面是政治性案件,也就是立法裁量認為是政治性案件,而政治性案件立法裁量的範圍對原住民來講又是什麼樣的觀點?是不是區分政治性案件跟非政治性案件對你們來講沒有意義,對你們來講,杜銘哲案是不是可以有一個好的處理方向?或許這樣比較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