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機關方有一些程序上的異議想要請教鈞庭。關於本件聲請人杜孝生案,雖然他具有原住民身份,但是本件的脈絡下是在戒嚴時期下因為不當的審判而受到權益上的侵害,這部分跟我國與我國原住民間的轉型正義沒有關係,所以機關方的部分希望請鈞庭裁示說,到底本件訴訟標的是不是就是與聲請方目前提出來的訴訟標的相同,不應該逾越聲請方所提出來訴訟標的的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