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

憲法法庭處理的是抽象規範審查,事實的部分,尤其牽扯到轉型正義的時候,當然除了司法面向,一定還要有歷史的面向,所以我們也很高興能夠請教機關方從歷史的角度給我們一些事實的面向。

當然我們看了機關方的書面意見,大概是就兩個案子當初審查的過程及結論。但我想請教一下的是,你們的理由是這兩個案子都駁回聲請的理由,在李媽兜案是什麼原因?是認為判論確有實據,而杜孝生案你們認為他真的是貪污嗎?這兩個真正的理由是什麼?從歷史的面向可不可以給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