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大法官的話,這兩個案子都不是二二八基金會處理的,如果現在要問本機關對這一件事的看法,我沒有辦法代表本機關,因為本機關有一個預審小組要先做成意見,不過站在個人的角度,首先杜孝生案原本就不在不當補償條例裡面的範圍,這是不當補償條例又限縮了國安法原本沒有處理那一部分的內容,所以會出現問題。

李媽兜案會牽涉到原來不當補償條例裡面針對有內亂、外患實際狀況是不予補償的。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李媽兜曾經參加香港會議,是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的重要幹部,因此這一件事可能會有爭議,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