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注意到您的鑑定報告第3頁與第4頁,有跟我們提到說關於國家的緊急狀態之下,特別像公政公約第4條,縱然在國家面臨緊急狀態之下,仍然有不可減損限縮之權利,您當時列舉的包含生命權、不受酷刑、不人道對待、禁止奴隸、強迫勞動等等,同時依其他權利性質不得減損者,包含公平審判權。

當然這一個法庭是作抽象審理,但因為跟個案連結,所以按照國史館所匯集的李媽兜匯編,李媽兜當年在1952年1月2日落網,其後經過我國的保安司令部與國防部充分運用,一直到1952年7月14日的時候,保安司令部簽辦一個公函,表示應予兩名匪徒自新機會。同年7月25日國防部表示兩名匪徒應酌予優待,加強控制並運用。在1952年8月20日時,保安司令部一改過去的見解,公函上表示兩名匪徒已無運用的必要,仍應依法處理。

同年9月2日國防部表示應該從嚴治罪,於是在12月20日保安司令部就把包含李媽兜及其所謂紅粉知己在12月20日起訴,20日起訴之後馬上在29日一次經由保安司令部審理終結。1月13日保安司令部製作判決書之後,沒有宣判立刻送交總統府往上送核。一路到1952年5月18日總統府核定依判決執行之後,5月21日保安司令部簽辦必須公告執行兩名匪幹的死刑,在7月17日保安司令部已經公告執行死刑。但是按照檔案紀錄,7月18日的時候,事實上保安司令部才正式將兩名匪徒提訊宣判,宣判筆錄上記載為上午六時,同時發到今日的馬場町執行,按照執行筆錄上午六時,也就是宣判的同時,這兩位我們認為國家的敵人立刻被執行死刑。

我想請教就您的見解來說,您這裡提到的包含公平審判權、生命權、不受酷刑及不人道的對待權,依這樣的案件事實,是否已經有可能碰觸到在國家緊急狀態之下,不可減縮減損的這一塊底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