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請問鑑定人,剛剛也有提到第3頁有引用公政公約第4條在談一個國家緊急狀態可以減免履行一些人權規定,釋字第567號解釋也符合這樣的意旨。我要請問的是:兩公約是1976年生效的,中華民國是2009年開始採行兩公約的標準,問題是以本件聲請人兩個標的案,發生大概是六十年前的案子。我們可以引用兩公約規範的意旨去檢視六十幾年前的案子嗎?還是說我們直接訴諸所謂世界人權宣言談到人性尊嚴的絕對性?我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因為等一下要陳述意見的王韻茹教授,在她的鑑定意見中提到:「評價不法國家的法律效力,僅能訴諸於超越實證法律的自然法或正義原則」,她並且引用了德國法院的判決,我是從比較實證法的角度來請教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