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陳教授精闢的見解,這邊還是有問題想要請陳副教授再作一些說明。

在鑑定意見書第11頁,特別有提到體制加害者或協力者仍然繼續在民主化的政府擔任要職,導致有罪不罰的現象盛行,所以陳教授強調的是有罪必罰,因此要請教您要採行如何實踐轉型正義手段,是否需要考慮到促成族群和解,避免加深對立跟避免製造新仇恨?也就是在採行實踐轉型正義手段是不是要考慮這一些點?

第二,請陳副教授告訴我們有罪必罰的具體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