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如果這個要進行轉型正義的工程,必然要面對的是這一些過去不法,如何怎麼樣來承擔這一些處理不法的義務,是繼任民主國家的重要責任,我想這是沒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