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陳教授為我們鋪陳了很完整的人權架構。

在您的鑑定意見當中,其實有提到關於瞭解真相權,其實在聯合國已經有明白說這應該被視為一向不可被減免的權利。在您的鑑定書也寫了關於賠償相關機制如何設計的這些意見,比較不清楚的是,關於追求正義的權利,前一個鑑定人講說關於正義本身是什麼樣的意義,已經相當不清楚,在這樣的人權文件裡面,關於追求正義權利的具體內涵到底是什麼?因為跟本案可能有關係的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國安法阻斷的上訴權是否屬於追求正義權益的內涵之一?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鄧教授也期許本庭直接引用內國法化的人權公約,我們有義務要遵守。因此相當重要的是,瞭解真相權、正義追求權及賠償權,就您閱讀這一些文件、決議來看,似乎嘗試建立在很多不同的公約上,包括人道法及其他核心人權公約,能不能也請您告訴我們,我們已經內國法化的人權公約例如公政公約,在這個架構下扮演什麼樣子角色?以及與這些人權架構的具體權利內涵中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