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請方有兩個問題:

剛才前一位鑑定人陳俊宏教授有提到轉型正義重大工程之一是在於確保日後不再發生,針對釋字第472號因為戒嚴時期過長,社會法的安定性已經確定,證據取得困難為由、阻斷當事人上訴的權利,以及本案舊刑法第100條已經經過宣告時效或修正,而產生毋須解釋,如何來處理可能創造對於日後當權者的誘因的問題?第一個可能是因此有宣告長期戒嚴這樣子的誘因;第二個是當權者可以選擇在非常時期當中通過不符合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法條,但是在非常時期經過之後,主動立刻宣告失效來避免事後審查,這在轉型正義的架構下應如何看待,這是我想請教鑑定人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您提到對敵作戰的部分,李媽兜案如果真的如同大家看到證據資料,確實我們把他當作國家敵人來看待的時候,是否對敵作戰就沒有任何的法律紅線存在?特別是我們的懲治叛亂條例是以唯一死刑作為內亂罪處罰的法律效果,是否在對敵作戰的情況之下,就地正法、斬立決都不會碰觸到任何的紅線?以上兩個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