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我想我先倒過來回答第二個問題,國際法事實上也有作戰時不應該從事的行為,比如戰俘也有一定的人權,我想在法律規範的意義上,我們會肯認即使是對敵作戰也有不應該做的一些行為,所以大家可以知道說為什麼美國把恐怖份子關在海外的監獄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就是要規避一些美國法律上的可能保障,而做這一些事,因此我們要確實知道對敵作戰有一些紅線。但是也要誠實不諱言告訴大家說,我們也看過很多這種電影與電視裡,展現後的利益衝突,也就是在作戰的時候,你實際上能夠要求這一些事情到什麼程度,像搶救雷恩大兵,在極端的情況之下,可以看到人性上很深層的問題,像越戰啟示錄都是一些人性的故事,因此我非常同意對敵作戰有紅線,但這對我們是一大考驗。

第二,錯誤的誘因我覺得這比較是歷史跟政治的問題,我不大相信我們在現在的時空環境及現在已經討論轉型正義民主鞏固的當下,還有這種提供錯誤誘因的疑慮,我覺得如果有這樣一種歷史條件,我覺得會造成這樣的不幸跟有意這個誘因而阻止的力量,我覺得並不是那麼直接的關係,我們是不是要民主鞏固?這個是我個人的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