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剛剛已經提到黃老師提到的問題,我之前也有回答過一些。

我認為這是一個戰時體制不合理的時間過度延長的問題,到一個程度我覺得就會有可能進入毀憲的這種狀況。當然,戰時體制如果恢復正常,那是回歸憲法的問題,所以我個人認為這部分以我們本案相關的,如果真的要論本案相關的,比較是那個時空下實行戰時體制合不合宜的問題。我個人在另外一個部分有特別強調,我認為這對我們去審查這兩個案子、有無超過憲法的紅線,而沒有構成任何的障礙,因此這兩個問題是可以分開而論的。

至於,我覺得不法國家的觀念,在法律解釋的體系裡面之位置,當然這一個狀態在概念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這個狀態可能在概念上也是可以存在的,我們現在的問題是,在兩岸時空裡面是什麼樣的狀態,我認為那是戰時的非常體制,這個部分可能是黃老師問到的問題,我不知道這個回答是否可以多少讓黃老師知道我們可能的相同點或相異點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