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現在所在討論的事情,不法國家的觀念,我個人可能不見得像對黃老師對這一個觀念這麼有研究,可以理解在我們的法體系裡面,比如超出基本規範之外,這個觀念是存在的,我們現在的問題只是這兩案當時的時空應該如何定位,我認為這兩案的時空是戰時體制,但是並不妨礙我們對於是否超過憲法紅線的探究。至於其他的時空,因為我們在這邊沒有辦法具體說這一件事,所以我只能說到不法國家的觀念,我當然認同概念上是存在的,我覺得這個可能對這兩個案子目前的探討,到這個地方可能也許就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