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幾個小問題要請教鑑定人。

在轉型正義的原則之下,國家對於在特別時期遭受國家權利侵害人民應予補償的範圍,應該採取前面的補償,還是認為應該有限制性的補償?如果是有限制性的補償,這個限制的範圍如果是經由立法機關,就是代表民意的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去劃分應予補償的範圍情況之下,如果事後認為補償範圍有所不足,是一定會造成該法條違憲的結果,或不管行政權所謂適用法律的擴大解釋或立法權自己作法條的補充?有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取代認定違憲的方式來解決認為所謂補償範圍不足的情況,請教鑑定人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