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教一下鑑定人,我這邊有兩個問題要請鑑定人給我們意見參考:

第一,從剛剛鑑定人所陳述的內容來看,似乎鑑定人也認為在不法國家的狀態之下,國家所負的回復或者是補償義務應該是全面性的。如果採取這樣子的見解,依照戒嚴法的規定,其實在戒嚴時期適用軍事審判的案件裡面,其實有許多的案件型態有被害人的案件,如果連涉及到被害人的案件裡面,國家也都應該給予受裁判者補償的話,會不會造成反而對於被害人一方產生不正義的情況?這是第一個問題想要請教鑑定人。

第二,鑑定人也有提到說鑑定人認為第272號的解釋應該予以變更,前提是在於不法國家對於人民權利受損應該給予人民回復或補償的責任。我想請教的是,第272號解釋是依照國安法第9條第2款,也就是所謂戒嚴時期經軍事審判經過判決確定的案件,不得再向該法院上訴或是抗告,但是沒有阻絕再審或非常上訴的救濟途徑。如果認為這個規定是屬於違憲的,是否認為只要給予經軍事機關審判的確定,也就是確定判決的案件,給予上訴或抗告的救濟方法,就認為這是國家採取回復或補償的措施?因為即便是上訴或者是抗告,還是必須經過實質的審理,最終的審理結果是如何也都還未知。是否認為只要給予上訴或者是抗告的權利,就認為足以補償或者是足以恢復?還是認為他是回復或者是補償的適當方法?請教鑑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