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簡單的問題,剛剛在幾個鑑定意見書裡面,事實上包括您也都提到釋字第567號是一個可以擴充或在這個基礎上可以再往下延伸的基礎,不過我好奇及疑問的是,其實釋字第567號的解釋用的是非常時期的講法,是指國家為了因應不同事態的需要,這樣的解釋方式,有可能會比較偏向類似像高教授所提到戰時狀態,或者在您的看法裡面,釋字第567號所稱的非常時期,其實有一個方向是指向一種不法國家的狀態,這是有關於釋字第567號解釋的解讀部分。

第二個問題,因為在不法國家的狀態之下,我們可能會有人民用暴力方式想要推翻這個不法國家,完全跟整個民主憲政國家相反的不法政權。但是人民去用暴力方式來著手的時候,有可能的目的是想要重返憲政秩序,但也有可能想要的是建立一個單一政黨或某一個階級的專政,背後的目的可能不一定都一樣的,從轉型正義後面要恢復憲政民主秩序的角度來看,這兩種狀況在評價會不會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