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請教鑑定人林教授,補償基金會曾經有決議表示所謂補償條例第8條第1項第2款的依現行法律是指程序從新、實體從舊,補償基金會認定在實體法的部分,應該要依當時軍事審判法院的實體認定在程序的部分予以保障,基於這個考量是權力分立的考量,因為補償基金會並非司法機關,想要請教林教授對於這一點是否認同?

第二,剛剛您在鑑定報告當中有提到,所謂依現行法律是指「依現行合憲之法律」,刑法第100條已經廢除了,在廢除的過程當中,並沒有做任何的合憲或者是違憲的認定,目前現行刑法第100條雖然加入了強暴脅迫為要件,但是基本上實體構成要件的部分,對於竊據國土、破壞國體、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或顛覆政府,這些都是舊刑法第100條遺留的構成要件,不知道您是否認為新刑法第100條是否也有違憲的疑慮?是否可以請您進一步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