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在於中華民國體制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是不是一致性?我個人的看法是一致性,至少在核心的領域中有一致性,至於外圍是不是有稍微有點出入有可能性,概念跟概念之間不可能完全一致,因為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當然不是把那個條文孫中山那些東西全部就念完,而是釋字第499號解釋,大法官揭示的基本重要價值,因此我們在看大法官很重要跳開三民主義或民有、民治及民享這一些東西,已經有意識到這一些問題點,因此我們得到的結果是,強調的是民主法治與共和國,這三個東西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有沒有一模一樣,我個人的看法是,民主法治正確解釋的結果是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可以說民主就是民主國,這個沒有問題,自由跟法治國的目的就是維護人民的基本權利,其實就是所謂自由的表現。

比較會有一些疑慮的是,我們主張君主立憲的話,會怎麼樣?這個是跟共和國有關的,世界上很多君主立憲的國家,像西歐這一些老牌的民主國家都是君主國,從來沒有人他們的民主,有些國家都號稱比如元首是大家都可以當的,但一直是民主獨裁,這也很多,因此比較會有爭議的是可能在共和這一邊。

因此,我主張我們要恢復君主立憲等等,可不可以?這比較有思考的空間,但我個人比傾向於也沒有人那麼無聊,如果有的話,我會認為因為憲法上明白也寫出民主共和國,「共和」已經表現出來,因此我們在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上,比照釋字第499號解釋的話,我們的體制可能再多一個所謂採取所謂的共和國,而不是所謂君主立憲國的共識,這是我的看法,這個是外圍比較不一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