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教鑑定人幾個問題,因為我的問題比較多,分幾段來提問:

第一,其實在大法官第624號解釋揭示,所有的軍事審判案件也有冤獄賠償法,也就是現行刑事補償法的適用。在那一號解釋裡面及後來修法的結果,並沒有區分是何種案件經由軍事審判程序才可以聲請刑事補償或者之前的冤獄賠償。

本件系爭補償條例是採取剛才講的刑事補償法或者是冤獄賠償法特別規定的,把戒嚴時期因為內亂、外患或匪諜條例的判決有罪或感化家人都可以請求補償,在這一個情況之下,如果以剛剛鑑定人所提的意見,只要是軍事審判的案件,全部都可以有所謂請求補償的話,結果對於剛剛所提的基於第6242號解釋之後所形成的內冤獄賠償法與刑事補償法修正之內容有沒有什麼影響?有無重複規定的問題?

第二,剛剛教授也有提到,之所以在平等原則採取剛剛所提的見解,也就是所有的軍事審判案件都應該用相同的結果,那是依照憲法規定,人民不受軍事審判,在這樣子的立場之下,當然這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但是事實上憲法第23條有做所謂法律保留的規定,認為在特定的情況之下,還是可以透過法律規定的內容去限制人民的權利,這樣子的主張事實上在大法官會議567號解釋也是採取這樣的見解,這點想請教鑑定人在於,有憲法原則存在的情況之下,目前的戒嚴法還是有效,依照戒嚴法第8條有規定什麼的類型案子可以經由刑事審判,如果採取剛剛的見解,對於戒嚴法第8條所規定的效力又如何。

第三,我們目前所謂的補償條例,事實上是採取推定涉犯內亂、外患及所謂匪諜條例的審判程序都不當的,而是採取推定的方式來認定,因此必須舉反證說來證明當時的判決是合法的,因此在第8條第1項第2款有規定說,如果依照現行法律或證據審查來認定犯罪確有實據,可以不予補償。採取這樣子立法的目的,當然還是對於實際上實施犯罪者當然應該得到相關的處罰,如果依照教授你剛剛所提的意見,所有的軍事審判案件是都必須採相同的處理,第8條第1項第2款也會有做相同的認定,所有的軍事審判案件,如果經過現行的法律或者證據法則審查,也是犯罪確有實據,就不可以再補償。如果採取這樣做法的話,哪一個單位來進行相關的審查?現在是由基金會來審查,那基金會會不會變成軍事法院的再審法院?再重審所有軍事判決的案件,這在所謂的司法程序上是不是又會造成另外一個問題?也就是剛剛所講的,由基金會審查軍事法院所有的案件。如果依照教授您剛剛的意見,在我想機關方認為現行法制底下會面臨這一些問題,這一些問題怎麼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