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條文的解釋都要,或者包括我們要推翻原來大法官解釋一樣,都要先作合憲性解釋,解釋所謂的違憲,這個是很正常的。

其實這裡有兩個層次的問題:他說只有內亂、外患及叛亂,當然條文一看就很明確,但是這裡就是平等原則的問題,因為一開始是說軍事審判程序是不公正的、有風險的,這樣的話,為什麼只有這三個才有,而其他的就沒有?因為他說這三個會有政治因素,其他的因素也會有政治因素,您剛剛也提到政治的考量,因此一開始看起來很明確的這一點,沒有錯,但講不出一個合理的道理為什麼限定在這裡,所以趕快講政治,我說這一個政治因素的不正確。

我們現在說再加什麼因素進去?我想不到的,庭上九位大法官可能還要再思考有什麼因素可以加進去,讓它變成是只有限定在內亂、外患及懲治叛亂是ok的,而其他是不ok的。如果都想不到,第477號解釋是有問題的,然後連帶第477號影響到相關維護條例或補償條例的設計模式都有違反平等權的,因為拿了一個模糊的因素限定在這一塊範圍之內,其他的就不再特別補償或維護他的損害,我的主張是這樣子,這個是我想要提出來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