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請教林傳凱先生,剛剛您有一直提到在體制內投訴無門,所以會造成這一波的抗暴。請您從臺灣史的角度來看,面對中華民國的體制,像李媽兜這一群人跟「318」的參與者,兩群不同世代的人,你會如何予以評價?簡單來說,今天早上我們一直在爭執一件事,戡亂時期到底是不是所謂的不法國家?如果是一個不法國家的話,人民對於服從義務或者是內亂罪本身是在鞏固自由民主憲政秩序,評價會跟在1992年之後臺灣進入一個民主化的階段或者是有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狀態是不一樣的。從您剛剛提到一些角度來看的話,在臺灣史上常常人民會面對國家的體制暴力,在投訴無門、無法對抗時,會採取所謂暴力的手段,我們看到太陽花學運如果從刑法第100條的角度來看,他有強暴脅迫的手段,從寬解釋的話,也有意圖顛覆政府的行為,不知道您會怎麼樣評價這兩群不同時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