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鑑定人,有兩個問題想要請教。

第一,您剛剛聽到49年國民政府對臺灣的控制趨嚴,所以李媽兜開始逃亡兩年,你也提到他之所以不被給予自新的機會是因為被抓到的時間太晚,我想要釐清的是,他所謂內亂、叛亂的事實是在這兩年之間或這兩年之前?我之所以提這一個問題的原因在於,如果中華民國從他從事叛亂行為之後又繼續多活了兩年,他還是必須唯一死刑的叛亂犯嗎?

第二,您提到自新,從李媽兜的檔案來看,在1952年7月14日保安司令部及7月25日國防部都分別在公文上要求予以自新酌予優待的控制,但是在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保安司令部認為他已無運用必要,仍依法處理,國防部同時表示應該從嚴治罪,其後保安司令部就將他及陳淑端馬上起訴,起訴之後先公告要執行死刑,隔天才予以宣判,宣判後立刻執行。從您剛剛提到的說法,自新的可能性有好幾種,李媽兜的狀況是在還沒有起訴之前,否決他自新的機會,隨後就馬上起訴,然後在宣判後就立刻執行死刑。但你也提到有些案例是經過起訴之後,予以自新而不予判決,也有經過判決死刑之後自新不予執行,這是否意指當時雖然法律有唯一死刑的規定,但統治者仍可以選擇是否予以審判、予以追訴跟予以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