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聲請人並沒有要把小冊子作為案件的文書,但因為已有這樣的資料,鑑定人也來到現場,也翻閱過這樣的文件,而我們知道相關聲請書裡面針對歷史背景的說明,其實不充足的,因此為了有助於本法庭的判斷,所以我們真的需要相關的歷史參考資料,也因此才會邀請林傳凱先生作為鑑定人,而利用這一個機會請他確認一下,我想對聲請人來講應該也不是什麼不利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