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吳大法官的問題,也就是關於在剿共的階段,這部分其實相當複雜,我們只能大略先這樣子處理,也就是在訓政時期,像剛剛林傳凱有提到反省條例及其他一些懲治叛亂條例前身,這一些其實都有特定針對對象,也就是共產黨。我們必須要再說明的是,在訓政時期的國民政府,全是由國民黨來組成,國民政府並非訓政時期由人民選舉出來的國民政府,因此在那個時代,也就是大法官垂詢同一時代審訓及相關治罪的方法,基本上都是相當草率跟簡陋,因為是要針對特定政黨來進行。

至於,您剛剛後來有再提到的一個問題,也就是關於日本的比較,這個部分比較複雜,容我們回去研究後再回應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