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說明一下,其實這一個內容指的應該在於我們針對所謂聲請人對於補償條例第2條第2項認定是違憲的部分,我們書狀主要是要說明,事實上在第2條第2項制定之後,其實補償條例有再修改過,當然是用第15條之1的規定,其實是逐漸放寬範圍,而這只是例示的規定,第15條第1項第1款及第2款,這只是放寬的例示說明,這也會牽扯到結辯的部分。我們主張在補償條例第2條規定的範圍內,是不是一定得透過宣告的方式解決,還是可以透過事後修法的方式增加,不管是解釋或直接作法律的增修,而去增加範圍,我想我們當時主要的訴求目的是在這裡,我覺得我們書狀說明的理由是這樣,可能寫得不是很完整。

但是這一點在機關方的立場就是主張,因為我們說立法裁量、立法權去制定法律的問題,這點也透過後續的修法逐漸放寬可以申請的範圍,這一點只是例示說明,所以我想再跟大法官報告,可能書狀沒有寫得那麼精確,我們在這裡補充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