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同一原因事實這個部分的法律適用,本案主張上認為補償基金會限縮解釋而予以否准,只限定在第2條第2項的部分,現在的疑問是,這只是個案上補償基金會的見解或補償基金會在適用這一條、這一款的時候,一般性的見解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