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有幾個問題要問杜案的聲請人,在聲請書訴之聲明第1項針對補償條例第2條第2項,你們認為不當排除戒嚴時期特定罪名以外的人受補償的權利,你們用的是不當排除,事實上第2條第2項也因為制定了這一些罪名,因此顯然是立法的作為,也就是立法者認為只有這一些特定罪名的人才能受到補償。

但聲請人在同份聲請狀第34頁、第35頁、第36頁及第37頁都一再提到杜案是因為立法不作為,所以無從請求國家補償或賠償,因此這方面我們不太能夠理解聲請人究竟主張因為立法作為受到侵害或是立法不作為受到侵害,能不能跟我們補充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