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的問題是,補償條例第2條第2項很清楚展現立法者的選擇,認為只限於特定罪名,當然你們可以主張這是不當的,但行為態樣應該是立法者認為只限於這一些特定罪名,所以比較有可能的是,立法者以特定的立法作為不當排除這一些特定罪名以外其他的罪名受補償或賠償的權利,因此可能會造成保護不足,這是一種論證。可是你們的論證是說立法怠惰、立法不作為,我的問題在於:立法不作為跟立法怠惰在哪裡?因為立法者已明確立了法,只是這個立法的範圍你們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