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請方的立場是認為補償條例第2條和第15條之一的規定涵蓋不足。確實立法者在這裡做了一個決定,可是這個決定會造成違反基本權保護義務或是法治國憲法委託的,違反憲法要求的結果。

進一步來說,從被補償條例第2條、第15條排除的當事人角度來看,從他們個人基本權的角度出發,理應享有國家的積極保障,立法者應該基於基本權保護義務的考量進行積極的立法形成,但現在這種立法形成並不存在。所以對這一些案型來講,立法就是不作為的。因為立法本來負有保護義務,但是並未實踐,所以從當事人基本權保障的觀點來看,此時的立法者就是構成立法怠惰的立法不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