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是講杜孝生案,我主要是針對李媽兜的案做一些我個人的心得與歷史報告,與林傳凱報告的範圍有一些重疊,也是很偷步的引用他報告的結果。我先講一下我今天大概整個白天聽完之後聲請方不爭執的事項,李媽兜是受中共派遣顛覆國憲秩序,他受中共華東局的派遣,是臺灣地區剛剛講從斗六到高雄的領袖,剛剛林傳凱講說他是在台南,但是我查這個部隊的番號是嘉南縱隊,所以整個部隊是在一起的,跟結果沒有影響。被捕的時候也蒐出了武器,也證明他當時有一個武力對抗政府的行為,剛剛林傳凱講顯然有配合建立紅色根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