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我整理的看法,各位是不是承認這一件事,等一下也可以對質詰問我。

這個是我個人的看法,這個是中共解放軍的圖像,用圖像來幫助大家比較能夠回憶。我想呈現一件事,你看到戰場上的敵人,我們要講這個是戰時的狀態,你是一個當場予以格殺或是給他一個陳述機會的意見再打他,或者是把他偵查起訴三審定讞後再擊斃,這是剛剛前面一直有提到的人性尊嚴,我認為在戰爭狀態之下做到這一點,這一些人出現在你面前,只有幾秒鐘可以擊斃他的時候,要做到這一點是相當困難的。

剛剛一直在爭執聲請方的回應,他說李媽兜是個平民,他喜歡看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並沒有做太大的壞事。但是要回到中國共產黨怎麼解釋這一條戰線,剛剛看到這一些穿軍裝演習的解放軍稱之為第一戰線,在整個國共內戰當中,認為在國民黨統治區一些的社會運動、民主運動、學生運動構成第二條戰線,這都是毛澤東的原文,雖然是輔助性,但是又非常重要的戰線。第一條戰線是穿軍裝、拿武器,第二條戰線是不穿軍裝、不拿武器,但是同時打擊國民黨統治以接納全中國的作用,這是我引用中共的原文,有些沒有貼得很好,我是今天早上臨時被通知有上臺的機會,才臨時做這一個投影片。

所以也就是說國民黨區正在發展的民主運動,就會指的像李媽兜的這種情況,這個是兩項重要的關聯任務,這個是如何配合第一線武裝鬥爭去打敗國民黨,至少聲請人應該是不爭執李媽兜是中共一名派出的重要幹部,確實在承受中共華東局交給他的任務,我們看到鄭先生在香港會議上都講這一件事,這應該是不好爭執的。

我要介紹的是從1947年開始,一切群眾鬥爭都為開闢蔣管區的第二戰場,並且為了解放區人民解放軍的高潮,蔣管區人民武裝運動的發展,他認為第一戰線跟第二戰線要交互為用,包含臺灣在內,講的情況是這樣,這個是第二戰線的介紹。

最後這是毛澤東寫的評論,中國內部有兩條戰線,解放軍的戰線是第一條戰線,偉大、正義的學生運動跟蔣介石反動政府之間的尖銳鬥爭;不好意思,我不爭氣也想到太陽花。學生運動整個人民運動的一部分,學生運動的高漲,不可避免地要促進整個人民運動的高漲,所以這兩條戰線是交互為用的。

我認為根據以上的定義,意圖在臺灣建立第二戰線,而且我們剛剛講過是相當大的一塊區域,從雲林到高雄整個地區的首腦性人員,推翻中華民國政府,事實上根據第二戰線中國共產黨的定義,很明顯是在國府的統治區參加戰鬥,而且跟中共配合,但是沒有穿著軍服,因此剛剛聲請人的代表一直要定義為非武裝人員的平民,我認為在第二戰線的定義之下與事實相差非常遠,根據中共自己第二戰線的判斷,必須認定是中共外部在內部配合從事武力威脅的內部敵人,事實上是一個不穿軍服、不拿武器與我方作對的敵人,他的危害跟穿軍服、拿武器的人,至少在中共看起來是差不多的,我們剛剛看到有相當多關於第二線的論述。

我剛剛也有講到林先生講到建立相當多紅色根據地,將有幾十個,我們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不加以處理會發生什麼事,這是類似的情況,也就是海南島,等於是邊陲的戰場,在島嶼防禦作戰非常嚴重的是島上有中共的內應,當時海南島上有一個類似李媽兜,他叫做馮白駒,海南島瓊崖縱隊-五指山根據地,時間很久,他當然在1950年4月時有2萬人,中共在1950年4月發動海南戰役,使得島上的守軍因為受到中共四野的內外夾攻迅速崩潰,這個場景在臺灣沒有上演,我才可以在這裡開這個會。

中共史料說為什麼解放臺灣沒有成功?登陸沒有成功?都有各種不同的因素,但是有相當大,就是我圈起來這一塊,在國共內戰時期,戰功荷荷第二戰線,因為黨組織被破壞、被白色恐怖拔起之後,在解放臺灣的登陸中沒有辦法起到發揮的配合作用,中共高度評價我方白色恐怖拔除、阻撓中共解放臺灣的成功,這基本上是當時中共方面在兩岸對峙上的講法。

我們看到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第44條的規定,參戰人員應表明身份與平民有別,否則與間諜無異。根據二戰時的慣例對間諜的審判有經依程序辦理者,不是抓去即時槍決的就可以。李媽兜的情況,我的感覺聲請方根據大法官第567號解釋,沒有一個最低限度法律程序保障的要求,但是我們要考慮到李媽兜是未經穿著軍服與我方作戰等同於間諜的人員,我必須很遺憾指出,以這一個國際戰爭法、武裝衝突法的概念來看,給予他的程序保障,應該已經達到對待間諜的最低程度要求,就是至少有一個形式上的審判。

我們剛剛也講過,戰時不可能給予一個可能危害你的人很充分程序保障,因為戰爭是很急迫的,因此我認為有新事實、新證據就應該以刑事訴訟法的非常上訴或再審方式進行。

剛剛林傳凱也有提到這一件事,無名英雄紀念盃,他已經是中共紀念英雄的時候,我們會去問李媽兜本人的意見就是為革命而犧牲,某種程度上面來講,我不知道情況是否確實,我問一個問題,他會不會其實覺得他能夠成為中共革命烈士是最好的選擇?我們現在講到轉型正義平反的時候,真的是符合李媽兜的意願還是他認為是消費死者的行為?我不得不質問這一件事,因為這裡大概有上千個白色恐怖當中被捕殺,很多人都證明了中共方面有承認中共的革命烈士,我們加以平反,未免奇怪。

最後一張的結論是,我認為對於有實據的共產黨派出顛覆者平反應該審視,戰爭的餘緒需要處理,戰爭的陰影仍未遠去,我們如果去判斷兩岸有新的衝突之情形時,我想對於這樣的事情,我們只能說非常遺憾,但是戰爭情況下有特殊的規則,並不是一個承平狀態所能夠處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