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也參加過1999年那一次司改,其中非常重大的改革法案就是司法院組織法,搭配相關訴訟制度的改革,最終目標是建構金字塔的訴訟結構與組織,可是後來因為立法院不支持,以致最後未能完成立法。

二、「金字塔訴訟結構與組織」的意思是說,訴訟案件理論上應該是最基層審級的案件最多,來到二審變少,到了最高法院更少;可是,我們現在訴訟案件的數量卻是圓桶狀,這是一個很不健康的現象,一個有待改善的訴訟制度。1999年司改會議就提出這個改革目標,但經過17年,現在還是一樣圓桶狀。

三、這次的司改跟1999年不一樣的地方,是執政黨在立法院是多數黨,這個機會是相當難得的,所以我覺得這一次司改能貫徹的機率相當高。如果這次司改沒有做出成績,我身為司法院院長應該被指責,我個人會盡全力促成。

四、司法院對這次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有一個期許。第一:將有爭議的問題,納到國是會議來討論。譬如人民參與審判,究竟要採陪審制還是參審制?如果是陪審制度,那可說是台灣訴訟制度的巨大改變,跟我們台灣的文化是否相契合,我覺得需要在國是會議中提出來討論。第二:司法院已有初步結論,有意推動,但因影響深遠,預期有不同意見,為使思慮更加周延,需要納更多元意見一起考量的議題,也準備把它納入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討論,例如裁判憲法訴願制度屬這一類。如果國是會議第二階段討論時間足夠的話,期待各位籌備委員會委員能支持將司法院所提出的8大議題議納入這次司改國是會議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