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司法改革核心的問題,有一件事情相信大家一定都不會有異議,那就是「司法獨立」。社會期望每一個法官判決的內容都符合每一個社會成員的要求,這個可能是司法改革最難達成的。因為,我們司法改革一方面是不能傷害司法獨立,但一方面卻希望能提高司法裁判的品質,我們很大的挑戰在這裡。

二、不過,就裁判品質的問題來講,容許我提一點現代法制上可以思考的問題──就是裁判如果錯誤,其糾正能否跟人民的權益連起來?例如國家賠償法第13條,把國家賠償的責任跟法官個人的責任混為一談,如果沒有確定判決認定法官有罪,國家責任是豁免的。在尊重司法獨立的前提下,有沒有現行制度上可以若干讓人民覺得冤屈可以伸展(萬一司法審判錯誤)。目前為止,在現行制度上,這條是一個障礙。我覺得這是一個可能可以考慮的改革方向,至於要怎麼改革?那是下一個問題。

三、在「司法獨立」的原則下,我個人覺得,司法改革很值得從管理學的角度去思考。我認為現代司法之所以常常不能夠得到人民的信賴,有兩個很基本的原因:一個就是「審級太多」,另一個就是「法院裁判見解的不一致」。反覆折騰很久之後,人民的信心全部都磨損掉了,法官數年或者十數年來也把力氣放在同一個案件上。管理學的角度來講,讓法院在判決的一致性上有所提升,減少案件增量,就可以增加法院的受信任度。

四、檢察官案件多與實務上一個現象很有關係,就是我們的社會習慣「以刑逼民」:用刑事官司去得到民事上的賠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求償還免交訴訟費,這是在制度上鼓勵「以刑逼民」,一個案子就變成兩個案子。一旦當事人的權益沒有從前頭的刑事訴訟得到救濟,變成要用懲罰來取代救濟。就算(加害人)被判死刑或無期徒刑,當事人還是感到很艱苦,因為他還是沒有得到賠償,憤怒的心情還是存在。從管理學的角度來思考,不能純從管制案件量的角度來看,還要與如何交付正義連在一起想。

五、作為「法治國家」,法律有兩個終極的價值:一個是「維持秩序」,一個是「追求公平正義」。我必須說:檢方扮演「維持秩序」的角色比較多,但法官的角色不只是「維持秩序」,法官如果要得到人民的信賴,他一定要能主持「公平正義」。但是,關鍵是我們的法官會不會認為自己的主要角色是在「追求公平正義」,這裡頭還有很重要的問題是,「被害人的保護」多,還是「被告的保護」多?這兩者其實應該是並行不悖。

只強調被告的權益保護,被害人會覺得權益難伸。但是只強調讓被害人心裡舒服,被告又可能是冤枉的。司法程序這兩件事情都做到了,才能夠得到人民的信任。關鍵是:法官審判是權利救濟的最後防線,其實也就是「交付正義」的最後防線,這個觀念應該是我們司法改革最重要的一點。

六、再來,是司法跟法治國家的關係。我個人覺得,訴訟只是「法律爭端的解決」,但是法治國家同時也要注意「法律爭端的預防」。「法律爭端的預防」很重要的事情是「遵法」跟「循法」。特別是講到市場的秩序,我們的上市上櫃企業,設有法遵長的並不多。我認為可以幫忙解決這個問題的其實還是在政府──就是政府基於對投資人的保護,認真要求上市公司遵法、循法,它就會認真去做這件事情。

這好像不是狹義的司法改革裡迫切要解決的問題,但對於紓解訴訟的案源、在減低使用浪費司法資源、在事前就讓法律的爭端因為法律人的參與避免許多問題,對於司法會有很正面的幫助。

七、關於裁判文書口語化或白話,我有一個想法,不曉得能不能做。由司法院提出計畫,例如聘請國文老師或是文字功夫好的人,讓他們看一定數量的判決書,甚至請他們改寫成通行的口語判決,把改寫後的和原來的相較,藉此去歸納出哪些文字可以轉換。譬如非法律人對法律人最感冒的是雙重否認、三重否認,這對法律人而言,有時是習慣,有時是雙重否認跟正肯定是不一樣的意思,固然當中有很多如何拿捏的問題,但將裁判文書白話是可以直接做的事情。經過這樣研究歸納出的類型,可以透過法官的教育,讓法官做出的裁判文書更親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