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接到邀請時,其實我很驚訝。因為,我絕對是個非法律人,而且過去我對司法的接觸、了解與關注,也是非常、非常的少。而現在因為置身於司法案件中,我有非常多的驚訝,甚至是驚嚇。我無法理解我們的司法有這麼多奇怪的地方,我也希望透過這樣的機會,讓大家更了解一般民眾對司法的感覺。

二、與其從被害者保護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情,更不如從對「人」的尊重來定位,包含了被害者和被告。這部分我自己看到的很多,包括偵查不公開與人民知的權利,如何平衡;如何在開庭的過程中,顧慮人民的安全等。我很驚訝這些很基本的人的需求都沒有被處理好。

三、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確實是現在普遍大眾對司法的感受。這部分當然有很多的原因,前面委員們也都有提到很多面向,而我看到的是人民對司法的了解,真的很少,因而產生誤解與不信任。這有一部分是因為教育與社會脫節,這個教育包括社會的教育與學校的教育。我舉個例子來說,當初被告提出和解金,媒體問我:「你會不會接受這200萬的和解金,然後撤銷告訴?」,這樣問當然很不恰當,而且這是刑事案件,不是我可以撤銷告訴的。媒體有很強大的社會責任,如果他們都有這樣的錯誤認知,可以想見一般人民對於司法的誤解有多少。第二個例子是,在起訴的隔天,學校的老師問我的小孩說:「王景玉現在被判死刑了,你知道嗎?你有什麼感覺?」起訴與判決不同,我覺得學校老師身負教學重任,他們對司法的認知也不正確。由此可知人民對司法的了解很少,目前的教育顯少包含司法的部分,或許讓人民對司法認識更多,有助於改善人民對司法的信賴。

四、我期待的改變是,司法不應只是懲治,還要有積極預防的功能。這段時間,我們看過去的研究報告,包括學者的報告、政府機關的報告,確實有些研究有在進行,但絕大多數集中在警察大學,或與司法體系相關的單位所做的研究,它缺乏多面向的專業參與,因此結果可能有所偏頗且過於狹隘。這是我自己對這次司改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