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是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也是以國際透明組織台灣總會常務監事的身分參與委員會。我從公共問題診斷的思考觀點,提出對司改的想法。

二、司改要解決什麼問題?要解決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這是是客觀的存在,還是主觀的認知?剛剛何委員提供的資料顯示這不是主觀的認知。法務部歷年來所做的廉政調查,在25類公務人員的排名,法官與檢察官排名都不佳,均低於平均分數,和排名最高的公立醫院醫療院所人員明顯差距甚多,顯示民眾的不信任。

那麼,這個問題要實踐哪些價值?總統的就職演說提到的司法價值,就是多元、平等、開放、透明與人權,這是我們司改國是會議很重要的價值面向參考,在這架構下面,則是解決對策。

我想像中未來討論或總結報告要呈現的架構有四層,第一層是政府改革最終目標是要追求人民的幸福和社會正義,司改則是達成社會正義的重要一環,第二層是價值面向,這我等一下會說,第三層是問題面向,第四層是問題處方,這就是完整的架構。 三、誠如總統講的,籌備委員會成員的代表性是多元的,關切的議題也就不同。但我同時提醒包括自己在內的各位委員,雖然各自都來自不同背景或是公民團體,但勿忘我們今天在司改籌委會,不是代表或僅在倡議自己或所屬NGO對司改的立場。因此,我提出開放透明、多元課責、專業尊嚴三個價值。

司法官、檢察官跟律師覺得簡單的用語,人民都聽不懂,這就涉及法律的可親近性,我們要去改革一些制度,包含審理案件的進度和人民的參與的參審、觀審到陪審,這就是開放透明。

多元課責,我呼應剛剛羅委員所提的管理面,有效打擊犯罪就是績效,檢察官、法官業務繁重,但對民眾而言,司法正義有彰顯嗎?法官和檢察官的績效指標內涵,是用哪些指標評鑑?內部績效指標能否呈現多元價值,成為各方的關切點。目前議題沒有將績效指標檢討納入。過去有些檢察官僅以起訴為指標,現在有些年輕的檢察官已非如此。再來,就是「多元課責」這部分也涉及司法體制、人員的倫理制度、人員的自律以及外部監督。

不過我要強調,一定要尊敬體制內人員的專業和尊嚴。人員的專業不單只是熟稔法條,也包括養成過程,以及整個司法人員的人事政策。

四、最後,根據議題改革的民眾有感度與困難度,建議應該先區分成幾類,排出重點與順序。

五、司法改革議程之設定,議題應重視也應重視成本效益、財政永續問題。在設定議題時,也應注意專業與民眾期待之間的平衡點,因為改革對象在體系內,不要讓問題變成都是司法體系人員本身的問題,而是要讓司法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