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這個議題,因為剛才我和許玉秀委員都提早到達會場,我們先交換了意見。

第一,我們司改的定調,其實是在公開、透明以及回應人民,如果我們在籌委會的過程就讓更多NGO或是一般公民能夠接觸或瞭解,那當然很符合我們的定調。

第二個要思考的問題是,因為現在只有性平的NGO有跟許委員、羅委員、還有黃秀端委員反映過,如果其他所有的NGO要進來參與,應該是在哪個階段會對整個司法改革、還有各個NGO所要實踐的理想是最好的?一個是在籌備會,一個是分組會議,要放在哪個階段對大家是最好的?

第三,如果我們有共識要請他們來協助,其實這是好事,我們要公開在網站上告訴所有NGO有這個機制,歡迎一起來;還是說採被動的方式,由NGO和所謂的積極公民主動來參與?

第四,許委員提到CEDAW的審查,不曉得他們整個工作磨合時間大概有多長,真的變成一個團隊了嗎?因為一個好的團隊要有生產力、創意,其實要經過好幾個階段,我們的時間是允許的嗎?這幾個條件如果都想得很清楚,我個人是蠻樂見的。

第五,我們的工作計畫書,以及上一次蔡總統也有提到,司改其實是在回應人民對司法的期待,可是如果我們就把NGO視同於一般的公民,可能有點危險。NGO基本上在公民社會理論裡就叫積極公民,可是我們要回應的不是只有積極公民,這當中涉及到等一下議程裡會討論到的出席人之組成與審查,我有先向許委員說明,這個比例計算起來大概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