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一直看這個產生方式,設想我們實際去邀人時,會碰到什麼狀況。假設我邀一個朋友王先生,希望他進來分組會議,他一定會問:你邀我進來,我到底會不會入選?看這個開會時程,假設我入選,每個星期三早上我要來開會,那我就要先去請假或者去挪時間。但如果都講好了,後來對方卻沒有入選。所以,我們很難去邀請人,不知大家會不會有這個困擾,還是大家邀的人,百分之百都可以配合。因為被邀請的人可能是中小企業老闆,或某位學界的人,也可能是NGO團體。但我現在邀請時,也不能保證他們一定會入選,那要對方怎麼安排未來三個月分組會議的時間。

第二個問題是,談到票選,我不曉得這是不是已經決定了,但我還是想講,票選表面上是很民主,但票選出來的人,他幾乎是無從妥協的。因為他代表他那個團體,所以任何跟那個團體不一樣的意見,他大概都無從妥協,否則會被視為叛徒。所以票選到底好不好,這也是我質疑的問題。我想任何一個會,尤其是司法改革的會,沒有一個是一百個人全部都贊同的,一定會有正反意見的,如果到時候有一些人,或有幾個人永遠不能妥協,屆時會議結論就是一大堆沒有共識,然後再推到那兩天的會議上去。我想我們整個的運作,其實是有問題的。

第三是,我也沒認識那麼多人,我不曉得很多非法律的籌委,請你們推薦1位法官,你們會推薦誰?自己的親朋好友、鄰居、或者叫你推薦一位律師,非法律專業學者,想想到底是誰?

我並不是很否定這個辦法,這看起來是很多元,但實際去進行時,會不會太繁複,太不確定,當然我不會質疑二位副召集人,當最後一批名單進來時,你們是用什麼標準去選擇,以上是我對這個產生方式的一點疑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