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在民間團體部分,泛法律的人士不要再進來。第二,這整個組成是非法律專業,但它還是很專業。即使今天在座來自NGO的委員,大家有不同的背景,也都是很專業人士。那「人民」的概念在哪裡?要不要有一個部分,是真正的非法律也非專業,就真正是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