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非法律專業、沒有參加任何民間團體、特殊組織,又很關心法律議題,那他就是積極建言者。所以我剛才是說,我們把非法律學者、民間團體人士跟積極建言者納入,這些人士就不應該具有法律背景,這點我們大家剛才有共識─就是他們不要是讀法律、學法律或從事法律工作,就算是不具有法律背景。這個原則確立,應該就能涵蓋剛才蔡委員講的「素人」。我們從這次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網站的留言者中,應該也能找出幾位。林副執行秘書在籌備委員會的報告中也講過類似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