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插一句話:就開始做,不用再討論了。為什麼?依照模擬憲法法庭的經驗,一個人有好幾種身分,可以代表不同團體,問題就解決了。至於選擇標準?開始討論人選時,規則就會形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