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討論的是哪些議題由院或部就可自己做,哪些須納入國是會議?我認為有幾項是毋須提到國是會議的,例如編號15「針對法官是否適任,應建立監督或淘汰機制」及編號21「針對檢察官是否適任,應建立監督或淘汰機制」二項基本上就可以做了,不須再提到國是會議,除非是要談更進一步的制度,因此請說明為何要提到國是會議?

另外,編號49「裁判憲法訴願制度的建立」及編號66「終審法院公布判決不同意見書」皆是可直接做,這些之所以還要提到國是會議,是否有另外考量?因為國是會議的組成,可能會以非法律專業者為主,所以哪些適合成為國是會議的議題,可能要考量非專業參與者是否有能力或能瞭解問題。可能到了下一階段,等議題確定後,再把議題內容更細緻化,對議題的說明及可能解決方案皆能讓非法律專業的委員可以了解,便利討論。不過剛提到的幾點,其實在院或部就可做了,若提到國是會議,可能會有反效果,除非更細緻地再說明原因。